花落叶随

冰爆30题也许不连了
沉迷fgo无法自拔
开门社区送意面
诸君我喜欢A叔
对贴吧新制度彻底失望正式进军lof
晨曦社写手
不要吐槽为什么我一个写手要画漫
并没有人在意的贴吧ID:花落叶随_

听说有人歪出大公T_T
就立马去抽了一发T_T
别再给我大帝和papa了 T_T

【罗曼咕哒】这是另一个故事Ⅰ


    
  
架空注意
神秘人罗曼(所罗门)×盗墓贼咕哒子(藤丸立香)
本文罗曼性格介于医生与所罗门之间注意
如有ooc请多指点
本文仅作娱乐
   
    
     
      
     

奈何桥上路漫漫,阴阳相克两相缠 。
挥手笑谈恩与怨,人鬼殊途天道难。
     
   

狭长的坑道斜向上延伸,只容一人爬行的洞穴没有留给来访者任何后退的余地,幽暗的烛火随时都可以熄灭。来访者知道,一旦这唯一的光源消失不见,自己就将永远困在这暗无天日的地下。
就在客人撑不下去之际,墓道终于到头了。
盗墓贼双手一撑洞口,轻盈地翻了上来,却在落地时没有站稳四肢撑地。跌倒声本不大,但在这墓室中来回飘荡声声刺着盗墓贼的耳膜。
伴随着巨大的回声,一盏又一盏可以称之为灯的物体相继亮了起来,声音所到之处一片光明。
盗墓贼也不顾是否存在机关陷阱,好不容易站起来后直接跌坐在了地上。
墓室的全貌已经展现出来,对盗墓贼而言,这已经不能称之为墓穴了——
这是一座地下宫殿!
巨大而华丽的柱子和墙壁上书写着墓主的传记,墓道两侧最强壮的士兵单膝跪地。
建造者无处不在赞美着他们所尊敬的王!
在他眼前所呈现的,是千百年前古人所创造的奇迹!
盗墓贼深吸几口气,拖着发软的双腿站了起来。穿过守卫的雕像,盗墓贼寻找着棺冢,一步一步小心翼翼地生怕破坏了墓室。于是,就在他找到墓主所在地时,也找到了一些不该找到的东西。
一个人。
静静地坐在棺木上。
染上去一般的粉色长发胡乱地梳成马尾,要不是穿着打扮和现代人无异,盗墓贼几乎要吓晕过去。
男人借着昏暗的烛光打量着眼前这个不速之客,一袭黑衣的小偷对于一个男人来说未免太过瘦小。
看了一眼盗墓贼瞪大的双眼和裸露皮肤上的几滴汗珠,心想这还是一个胆小鬼。
二者就这样僵持了许久,还是男人先开了口:
“我叫……罗玛尼·阿基曼,那个,我迷路了……”
恶劣的谎言。
不过可怜的盗墓贼可没工夫想这些,他只是重重地呼了口气,心脏跳得飞快。
盗墓贼招了招手,示意他跟自己走。
有外人跟着盗墓贼也没好意思多拿,那些摆放在棺木旁边的珠宝几乎没动,棺材也没开。
「你在想什么啊,你明明是来盗墓啊!」盗墓贼懊恼地看着空荡荡的背包,心想反正记住了坐标,以后还有的是机会回来。
在来时的坑洞旁,罗玛尼停了下来。
“你就是从这儿进来的?”男人指着洞口,满脸不相信。
盗墓贼点了点头,弯下腰就要钻进去,一只手即使抓住了他的背包。
“走这边吧,这里是留给工人的路。”烛光下看不清罗玛尼的表情,但从他的语气中可以听出一丝无奈。
罗玛尼走了一会儿后盗墓贼才跟上,来到这里后盗墓贼的主动权全部都被这个不知来历的人夺走,就仿佛一举一动都在这个人的掌控中,无神论的小偷第一次觉得这座地下宫殿中有某位神明存在。
心里琢磨着,距离和罗玛尼拉得越来越近。罗玛尼侧目打量着盗墓贼,这个小个子比自己矮了将近一头,整张脸包得严严实实,呼吸都费尽也可以理解他为什么不说话了。
“到了。”
“?!”
二人不知何时走出了大堂,一条走廊似的墓道出现在暗处。
“?”盗墓贼指着墓道,转身看着罗玛尼,脸都憋红了。
罗玛尼看着有些好笑,自然知道他想说什么,于是道:“我就是从这里进来的,那么小的一条小路亏你找得到。”
盗墓贼打架打输了一样跟在罗玛尼身后,浑身散发着颓废的气息。
出了墓道,盗墓贼解脱似的几把拽下了面罩,大口呼吸着新鲜空气。
“呼——终于出来了!”
“等下——你?”罗玛尼正四处张望着,陡然间听见盗墓贼开口讲话,立即将注意力扯了回来。
“嗯?”
“你是女的?”

有人吃罗曼咕哒架空吗?

神烦所罗曼
gay提亚:没遗传王的某些属性是不是该庆幸?
 
仅作娱乐

【罗曼咕哒】爱与希望的童话


     
写这篇全程作死。。
有什么意见尽管提,用评论砸死我吧!
      
    
       
遗迹接近悬崖,其中的机关未曾被触发。在布满灰烬的桌案下,有一本封存百年的童话,作者是来自英国与丹麦的大家。
讲述的是临危受命的少女,重担不容得她归家。
医生常说她不舍浮华,却不曾想她也自嘲拯救人理不过是个笑话。
医生常坐在树下看难遇的晚霞,告诉少女她的身后永远有他,他会陪她浪迹天涯。
少女讲述过冬木战争的错误枝丫,堕落圣女的惩罚,英勇不屈的罗马,暴风雨下的海峡,和伦敦的雷电神话。
她说她不想再看见枯藤老树昏鸦,医生笑着安慰说这世界必须有她。
穿越时空所遇见的王曾挽留少女做他的部下。少女说我还有家,哪怕你给我一世荣华,我也忘不了他。
医生看见了魔术王给她留下的伤疤,那张脸相似得分不清真假,少女不在时他常常趁着月色向苍天问话。
少女说有他的地方就像家,但未曾察觉心上人的目光越来越复杂。
少女见证了光之子的狂化,圆桌骑士的英式笑话,天之锁的讨伐,还有关禁七罪的监狱塔,少女都难以放下。
她总和医生讲述自己见证的酸甜苦辣,他们俩的世界总是那么融洽。
以色列的时间殿下, 所罗门亲手结束了自己创造的神话,一切的一切终于得到解答。
少女说这是上天对自己的惩罚,他为自己将一切放下,而自己负了他十年浮夸。
少女喊到声音都沙哑,哭到心都融化。
医生啊,所罗门!你好傻!
最后的几页字迹被什么东西刮花,结局如何作者还不曾写下。
只是他们二人的童话,让众人泪如雨下。
        
王与少女的故事就讲到这里吧,虔诚的祈祷神明都会听到的啊。支撑少女的信仰啊,终有一天会回家。
这是,名为爱与希望的童话。

【罗曼咕哒】信


      
罗曼咕哒(所罗门咕哒)
私设有
单方面表白
   

我猜想了很久你看到这封信时的表情,那一定很搞笑。
记得我从冬木回来的那个晚上吗?我拽着你的衣服,无论你怎样劝都不松手。那时候我真的很害怕,不过现在想来也不过如此——当时的我只是个没见过世面的小孩子罢了。
那天你陪了我一整夜,把所有事务全扔给了达芬奇,你说我一定会成功,我们一定能保护好人理。
你说你会陪着我。
有时候我在想,你真的是那位拥有着可以看穿过去与未来的千里眼的世界上最伟大的魔术师吗?可为什么你的预言只实现了一半?
医生,我实现了我对你的承诺,可你没能看见。
在罗马的时候,我和尼禄很合得来,如果和别人说“我和几千年前的罗马皇帝是好闺蜜”的话恐怕会被送进医院吧。
那天马修被尼禄支走了,我还在疑惑有什么事非要单独说时,她突然凑近道:“那个医生是什么来历?”
当时我回答道:“他是伽勒底的员工,可以说是我的上司。”
尼禄道:“你们两个认识多久了?”
我道:“大概半年。”
那时的我就像德雷克船长所说的那样,乳臭味干的小丫头片子,我自然不清楚尼禄的用意,但接下来她的话不管怎样我都听懂了。
“你喜欢他。”
这是个陈述句,一个外人用无比肯定的语气道出了连我自己都没发现的事实,只是因为我对你只言片语的介绍以及少数几次的通话。
“不要错过,喜欢就去追求啊。”
这句话我一直记得,我当时就已经决定等尘埃落定就向你表白。
罗玛尼,我喜欢你。
这是藏了三年的表白。
我不在乎你是谁,无论是平凡的Dr.罗曼还是以色列王所罗门,我都爱你。
我多希望能够有一天,我从梦中哭着醒来,看见你就坐在我身边,像往常一样擦掉我的眼泪,告诉我那一切都是一场梦。
你还是只属于我的医生,你还等着我一起吃你亲手做的草莓蛋糕,你会实现你对我的承诺。
我喜欢你,罗玛尼。
我喜欢第一次见面时偷懒的你,我喜欢因为我偷吃点心而牙疼的对我生气的你,我喜欢为了刷魔法☆梅利而忽略我的你,我喜欢那个夜晚陪我看星空的你。
我猜想了很久你看到这封信时的表情,那一定很搞笑。
就像看见现在的——距离决战几十年后的我一样,
这一生都像个笑话。

【罗曼咕哒】所谓前世


伽勒底的所有英灵都在试探着咕哒子,但在她灵子转移归来大哭一场之后变成了无意义的事。
他们的御主好像又回到了以前那个没心没肺的混沌恶状态,每天叫这个一声“老公”,唤那个一声“媳妇”,正常到不正常。
于是终于在南丁格尔要求灵子转移去砍所罗门时,英灵们一直担心的事终于发生了。
“恩,就是这样,任务结束,大家可以回去了~”
“开什么玩笑啊御主,这就打发我们回去了?‘老公’就让你白叫了?”
“要不——你叫回来?”
“想得美——!”
“咚!”咕哒子应声倒地,身后的岩窟王和梅林默契地击了一掌。
“干的漂亮伙计们!没事了,散了散了!”
“你们总不可能让她下半辈子就这样昏迷下去吧?”丞相捅了捅已经丧失意识的咕哒子。
“这也许是个好主意。”梅林答道,吉尔伽美什已经开始翻宝库了。
“你们是想杀了前辈吗?!”马修一个一个地往外拖人。
“咕哒这是心病,要医心。”南丁格尔道。
马修松了一口气,道:“还是南丁格尔小姐可靠一些……等等你干什么?”
“达芬奇给我准备灵子转移我要去宰了那个病原体!”南丁格尔掏出手枪就往外走。
“最起码不是针对御主了不是吗?”卫宫道。
   
咕哒子清醒后出奇的没有在提赶英灵走的事,但是被达芬奇连哄带骗迷迷糊糊地拉到了召唤阵旁。
强光闪过,熟悉的人影道:“你让罗玛尼·阿基曼等得太久了。”
咕哒子傻在原地:“罗……所罗门?”
“我是罗玛尼,也是所罗门——我们已是一体。”现身的从者微笑道,“你可让我等得够久了,咕哒。”
达芬奇悄然退出房间,顺便轰走了趴在门口偷听的一干从者。
“不辞而别,留给我一大张清单,还屡次欺负身为凡人的我,这等大不敬之罪我该如何判刑呢?”
“就判你永远留在我身边好了。”
      
      
         
         
啊啊,结局大圆满!
无论是前世还是今生那个男人都逃不出混沌恶的手掌心呢!
什么?他们的结局?
谁知道呢。
          
—真·end—

【罗曼咕哒】所谓前世

    
    
ⅠⅡ请移步个人空间
   
   
   

通讯装置在咕哒子来到以色列之后就再也没响起过,达芬奇给了她的御主充分的个人时间。
咕哒子终于从灵子转移的喜悦中冷静下来,正如所罗门所说,她这是在改变历史。
她的房间与王的寝室离得很近,近的让现在的她感到不安。
半个月以来的点点滴滴在脑海中重现,那个关心着自己的终究只是所罗门王,而不是属于她的罗玛尼。
她的罗玛尼早就已经离开了。
虽然所罗门用他惊人的智慧模仿着医生的一切,甚至于对自己的爱意,但也改变不了罗玛尼为人理而死的事实。
她的罗玛尼早就已经离开了。
通讯装置重新开启的时候,达芬奇就已经知道咕哒子想通了。正要准备灵子转移时,咕哒子止住了她。
她还有些事要做。
离这里最近的那户人家的孩子还等着自己给他做的风筝,市场卖水果的女孩人很好要和她道别,一直照顾自己的仆人也要告知她的房间以后不必打扫……
         
所罗门直接来到了咕哒子的房间,所有物品都整齐地摆放在原处,就像她来之前那样。
咕哒子有意无意营造出来的“她从未来过这里”的假象不知是想骗所罗门还是像骗自己。
空荡荡的房间。
空荡荡的心。
         
大臣们改变了他们的说法。
王还是原来的那个王,冷静,优雅,漠视一切。
而王仅存的那丝温暖只属于那个突然出现,又突然消失的少女。
也随着她的不辞而别,王的人性终于消失不见。
      
       
       
—end?—

【罗曼咕哒】所谓前世

   
   
第一章请戳空间


王的身边出现了一个神秘女子。
大臣们众说纷纭,其实若是仅出现一个女人也就罢了,但更重要的是,王的性格变了,一夜之间彻彻底底的变了。从前那个没有任何感情的睿智的机器开始有了人性。
“罗玛尼,你是不是该给我解释一下戒……”
“今天天气真好,适合外出巡查的好日子。”
“罗玛尼——!!”咕哒子看着一脸无辜的所罗门简直像一巴掌抽下去,手停在空却再也落不下去。
这家伙绝对料到我下不去手,看他笑的那个样。
咕哒子愤愤地想。
厚重的大门被侍卫推开,以色列王最亲近的大臣来到二人面前,一套繁杂的礼仪过后,大臣道:“王,借一步说话。”
“你们国家的礼仪好麻烦。”咕哒子嘟囔道。
所罗门转身的瞬间,咕哒子看见他脸上温柔的微笑一直保持着,只是眼中的那份名为“人性”的感情刹那间消失地无影无踪。
目送着王的离去,咕哒子愣在了原地。
     
如果说上千年前的古人能拦住一位现代魔术师的话,咕哒子会被英灵们笑死的。在无数“英雄好汉”的培养下,咕哒子才不会是那种安静呆在原地等人的乖宝宝。
“我的孩子——!”
女人撕心裂肺的求救声刺痛着咕哒子的耳膜。
发生了什么她不得而知,只看见了泪流满面的女人死死抱着她的孩子。
王被簇拥着走出宫殿,那不染红尘的身影和冷漠的目光时时刻刻警告着咕哒子认清现实——
这是以色列的王。
被誉为魔术之王、王中之王的,
所罗门啊。
   
    
  
———
应读者要求开续集
所以这八成又是一个BE?

【罗曼咕哒】所谓前世


    
   
罗曼咕哒(所罗门咕哒)
私设有
时间为所罗门王时期
本文不遵循型月或历史,仅作娱乐。

   
    

“再让我睡一会儿,医生……就一会儿……”
“起床,现在,立刻,马上。”熟悉又陌生的声线参杂着莫名的严肃感,用命令的口吻道。
于是当咕哒子真正清醒时,一声“罗玛尼”生生地卡在了喉咙。
这个样子,怎么也叫不出那个名字啊。
“王。”
“你以前不是这样叫的。”所罗门面无表情地看着努力让自己精神起来的咕哒子,就连那双好看的眼中也丝毫没有半点波澜。
这个“以前”说得让咕哒子好一阵别扭,倒不如说“在未来”好。
    
   
     
     

咕哒子没想到最后的灵子转移真的会成功。
这一次,是没有任何英灵身为凡人的咕哒子的一个人的旅行。
当咕哒子当不当正不正地砸在所罗门寝室的正中央时,咕哒子不知道是该感谢达芬奇还是该一个令咒送她回英灵座。
咕哒子以她多年在各种尴尬场面摸爬滚打的经验,利落地站了起来还弹了弹沾在衣服上的土。本以为可以站着面对那张熟悉的面孔时却不争气地哭了出来。
所罗门王几乎是在第一时间而且是下意识地开了千里眼,无数不属于他的记忆狂涌而来。
于是当时就是一副“神秘少女为何不住哭泣,白发男子一脸懵逼地守在旁边”的画面。
“这里不是特异点,”所罗门几乎是瞬间提起咕哒子,强迫她直视自己,道,“你这样做是在改变历史!”
听着以色列王口中吐出的一个个不属于这个时代的词,咕哒子哭得更凶了。
“我是所罗门,以色列之王,不是你的罗玛尼·阿基曼医生,不要指着我来安慰你。”
“……”
“……”
“…(抽泣)…”
“是我不好你不要哭了,几千年后才有你爱吃的甜点……好好好我给你做但是你不准说我做的难吃!我错了不哭不哭……”
    
          
          
         
“那您希望我怎样称呼您?”
“还没玩够?”所罗门一把掐住咕哒子的脸往两边扯,道,“想看看这个时期的我是什么样的吗?想玩角色扮演直说啊我陪你玩,御·主·~”
“别掐了!别掐了!你昨晚说的陪我玩来着!你出尔反尔!”
   
    
   
—————
一开始是真的想认认真真按照型月设定写一写所罗门王的,但是想想披着所罗门皮的罗曼真的好可爱好可爱!
以色列百姓:摊上这么一个王能怎么办?我们也很绝望啊(摊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