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子晴

开学缓更约稿 私戳
说起来你可能不信
这是一个画手出身的写手

【罗曼咕哒】彼岸花开


    
     
   
    
   

 


私设大大的有
     

 


   
   
    
    
   
   
【彼岸花开,花开无叶,叶生无花。
花叶,永不相见。】
   
   
    


公元2018年的圣诞前夕,是一如既往的平稳。
人理烧却的威胁并没有完全清除,迦勒底仍然在雪山之巅悄无声息地运作着,伴随着特异点的修复,最大的威胁终于从他们自己的时代开始露出锋芒。或被载入史册或被传颂民间的伟大魔术师们,均在这无人区中布下一层又一层的结界来保护他们唯一的御主。
心虚也好,愧疚也罢,英灵们知道他们微不足道的保护对御主来说已经毫无意义。人类曾经最后的御主——人理的守护者正独自用泪水粘合着触目惊心的伤口,是英灵们弥补不了的。
他们还记得那日的时间神殿,崩溃的立香是如何被打晕后拖回迦勒底,他们也记得御主醒后那双无神的眼眸。
不知道是哪个英灵第一个跪在御主面前,承认自己一直在隐瞒医生的身份,辱骂自己根本毫无用处没有保护好御主。
可是已经晚了,藤丸立香在那一日知道了,被蒙在鼓里的只有她自己而已。
那时达芬奇在寝室门口拦住了御主:“立香,你这样下去不是办法,罗玛尼也不会想要看到你为他如此难过——”
“难过?我从来没有难过,”尽管拼命按住自己的手还是阻挡不了那强烈的颤抖,自那之后忍耐了不知多久的泪水终于伴随着撕心裂肺的呐喊涌出,“因为我坚信罗曼一定会回来的,那个胆小鬼怎么可能就这样离开啊——!”
“那家伙一定是在报复我没收他的草莓蛋糕!一定是的!不然也不会——不会第二天就丢下我一个人消失不见啊——!”
           
          
        
         
达芬奇不是第一次被关在御主寝室的门外,可唯独这一次,被称为万能之人的她沉默地看着迦勒底的标志,不知所措。
她曾设想过罗曼离去后的无数种可能,可是当这些可能真正到来之际,她却不知怎么做才好了。
黑暗中的脚步声是很清晰的,正当达芬奇疑惑是哪个assassin这么晚还在游荡时,对方先开口了。
“雷奥纳多,立香呢?”
达芬奇后来回忆说,这绝对是她露出过的最不可思议的表情。
她记得自己得知同事真实身份的震撼,她记得那个胆小鬼坦白自己的决定时不经意瞟向立香照片的目光,她记得——他已经死了。
而正是那位在时间殿上自我毁灭的无上之王,以人类的面孔出现在了达芬奇的面前。
“啊呀,立香还没有从特异点回来啊,我是不是该去检查一下通讯设备?上次失联后她可是发了好大的脾气呢。……雷奥纳多?有什么问题吗?”
“不……没什么,我只是心情很好,而且惊讶你——竟然这么晚还没睡呢,罗玛尼。”
     
    
    
      
知道的人越少越好。
这是达芬奇对这件荒诞的事情做出的第一个判断。
英灵们来到伽勒底后几乎按照人类的生活方式起居着,这让达芬奇省了不少功夫。
可是他独独忘记了那徘徊于黑夜的复仇鬼。
铺天盖地的黑焰席卷而去时,达芬奇仅仅来得及将罗曼拉到自己身后勉强发动魔术抵御着愤怒的英灵。
“你是谁?”
“你有什么目的?”
看到达芬奇的举动后复仇鬼的杀意不减反而愈发强烈。
“你——”
但是达芬奇可以清晰的感受到由和御主之间的共鸣所产生的那难以察觉的动摇。
“啊呀,走廊太黑了,Avenger看来是将你当作敌人了呢,罗玛尼。Avenger你要仔细一点啊,怎么能攻击医生呢。”
话已经说到如此地步,复仇鬼压低帽檐,回应道:
“最近出战次数太多,见到人影就下意识地认为是敌人了。”
随后便融入黑暗,留下一脸茫然的罗曼医生。
“看来我以后还是少在晚上出来了。”
罗曼医生这样说着,充满歉意地看着达芬奇。
还是那天的夜晚,复仇鬼难得地主动寻找一个人。
“我不会透露给任何人,但是你要告诉我你这样做的理由。”
“罗玛尼他啊,似乎永远无法和立香同时出现,这就像是属于他们的两个不同的世界,而我们就穿梭在这其中。”
“至于我为什么瞒着立香,因为这对她是不公平的。”
达芬奇最后这样总结。
“这世上有什么是公平的呢?”
Avenger反问着,又像是感叹着。
“他们两个人都不知道彼此的存在。”达芬奇自言自语道。

“但是他们两个人都坚信着彼此的存在。”复仇鬼重新消失于黑暗,留下达芬奇一人,久久未回过神来。
    
     
     
    
    

Avenger花了很长一段时间去观察立香和罗曼。

英灵不需要睡眠,但相较同为英灵却要担起整个迦勒底运作的达芬奇,比Assassin们还善于隐匿于黑暗的他无非更适合调查。

Avenger一直很佩服藤丸立香,从监狱塔开始,一直如此。

这个平凡的少女会表现得比任何人都要坚强,每天早上会很自然地带上【救世主】的面具,然后在夜晚抱着医生的照片无声地哭泣。

残酷的现实让Avenger不得不怀疑那一晚他所见的真实性,得到肯定的答案后,他又得出了另一个更为残酷的现实。
有她无他。
这是一条死路。
     
    
    
     


所罗门王,是被神明宠爱的,世间最智慧的人。

“我早就应该意识到的。”达芬奇回忆道。

于是当夜晚降临,达芬奇就看见没有半点表情的罗曼静坐于她的魔术工坊。

未经允许就进入Caster的魔术工坊是很失礼的事,可相较于这件小事,达芬奇更多的是对罗曼这幅样子深深的不安。

“雷奥纳多,你是不是有事瞒着我?”
这一次,万能之人怎么也无法注视那双绿色的眼眸。
“你告诉我,立香到底在哪。”
      
       
       

 


【传说有言,神明被花叶之执着所打动,许其彼岸花开之时,即奇迹降临之际。】
  

      
        
       
       
负责迦勒底医务室的仍然是个实习医生,至于为什么——
“你继续治疗,我去切除病原体!”护士长又一次拔枪冲出去后,实习医生小姐终于忍受不了这种惊吓了。
“达芬奇亲!能不能把我调走啊!太恐怖了啊!”
“说实话我真是舍不得呢,你可是来迦勒底实习过的最优秀的医生。”达芬奇翻看着医生小姐的实习记录,道。
“你最近给立香做了体检吧?立香的左手关节伤势缓解了吗?”
“左手关节?”医生小姐仔细地回忆了检查结果,并没有发现藤丸立香的左手关节有什么伤。
“那是一年前留下的后遗症,她硬是一个人都没告诉。”达芬奇回忆道。
“唉?那您是怎么?”
“啊,那是在南丁格尔之前的医生的事了,你可能没听说过他,”达芬奇似乎是想起了一件很有趣的事,“那个家伙啊,每一次体检后都会坐在办公室里碎碎念,我这个同事不想听都得听啊,这不把御主大人身上的每一个细节都记得清清楚楚吗?”
医生小姐刚想夸赞那位医生的心细,恍然间看见达芬奇木纳的目光。
“我啊,都觉得自己是上了那家伙的当了,觉得他以前碎碎念的目的就是让我记住立香的每个习惯好在那个混蛋离开后照顾好她。”
“啊,真是抱歉和你说了这么伤感的话题,正好有客人来了,你先回去吧。”
实习医生有些搞不懂这个秘密基地里的人了,他们一个个表现得风轻云淡却实际上心事重重,有消息说他们拯救了世界,可在她眼里,这些明明就是些普通的人类啊。
直到医生小姐走远,复仇者将烟熄灭。
“我是路过这里才听见你们的谈话,如果你也疯掉的话迦勒底就真的瘫痪了,为了御主,所以我觉得是时候应该提醒你一下,迦勒底还有一个曾经差点就得到真相的家伙。”
       
    
    
     

       
      
   
   
公元2018年的圣诞节,是一如既往的平稳。
从者们难得聚在一起,拉拉扯扯地将立香从寝室拖出来。
迦勒底被装饰得很好,虽然大部分的英灵还是不知道圣诞节为何物,但是按照以往立香带着大家过节的印象,依旧积极地将迦勒底打扮得很有节日气氛。
“哇——”立香以一种自家娃们终于长大了的表情面对众英灵。
“立香,来这边。”达芬奇将立香拉到自己面前,神神秘秘地掏出一张金色纸张。
“呼符?!达芬奇亲你——”
达芬奇作了个禁声的动作,有意隐藏但还是用英灵们都能听见的声音道:“这可是我瞒着魔术协会偷偷藏起来的,他们可没敢再来搜……”
立香想想当时英雄王杀气腾腾的样子就不住心寒,如若不是她及时使用令咒恐怕那些家伙永远都回不去了。
“可是这个又有什么用?再召唤从者已经没有意义了。”立香道。
“你拿着,”达芬奇牵着立香来到召唤室,“这可是我的圣诞节礼物,最起码也试试。”
    


【终于来找我了啊。】
【你早就知道这件事?】
【这是很简单的推理。御主和医生缘尽却未散,立香和罗曼都是存在的,但是你们却穿梭在他们两个人各自的世界之间,这就是为什么他们永远都不能相见——换句话说,你们所看到的正是由立香的执念化成的,真实存在的英灵座。】
【怎么会……?】
侦探先生留下了足够的时间给达芬奇消化这个真相,达芬奇知道自己当时一定是笑得眼泪都流出来了,不然福尔摩斯也不会到现在都时不时地嘲笑自己。
【不如就将它当作神明为了感谢立香的努力而特意降下的奇迹吧。】
侦探点燃心爱的烟斗,微笑。
【怎么?还不快去告诉御主这个好消息?还是说——你想按照我的计划来?】
   

  
“怎么样,立香,”达芬奇站在立香身后,俯下身贴在泪眼模糊的少女的耳边道,“我这个礼物你可喜欢?”
召唤阵中的英灵眨眨眼,强光带来的刺激仍未消失,还没来得及了解自己身在何处,就只觉得有人扑了上来,最丢人的是他还没有站稳,就这样以一种“被扑倒”的状态倒在地上。
立香将眼泪尽数抹在英灵的身上,“欢迎回家啊!混蛋!”
英灵闻声便停止了挣扎,即使视野仍被白光笼罩,还是摸索着回应怀中的少女——
“恩,我回来了。”
      
     
    

——Fin——


透明文手小秘密

是我

如遇:

1.向圈内大佬低头,你们真是神一样的存在。






2.很喜欢红心蓝手,然而……啊……想想就行了。






3.看见有人评论瞬间炸裂,麻麻!这里有个小天使!!




4.每个关注了自己的人都会不自觉点开ta的主页看看。






5.红心蓝手点得多的人会记住id和头像,下次一见就会生出亲切感。






6.时常会自暴自弃,算了算了,溜了溜了,反正也没人看。






7.天啊终于有小天使给我点!赞!了!






8.如果有一篇文热度甚高战战兢兢以为侥幸,下次热度低就会觉得,啊,这种热度才是咸鱼的我啊。






9.不停地写不停的写,真的很想得到大家的认可。






10.很想放弃,但是就是很喜欢这对cp或者这个角色啊!拉一个入坑也是好的!拉不到……那我就当壮大tag好了QAQ。






11.渴望得到赞赏但在受到的时候却又会受宠若惊,心理极其矛盾。






12.笔力撑不起脑洞,让自己炸裂觉得好萌好萌的脑洞写出来后自己觉得……(苦闷.jpg)。






13.会来回的看评论,想说很多话,但是是个语废不知道说什么,担心会不会吓到小天使,最后很怂的发了颜表情。






14.有人催更会如同打了鸡血一样兴奋。






15.被叫大佬/太太超级惶恐,不,我不是!






16.被关注的太太也关注了,瑟瑟发抖到突然感觉不会写文。

















※欢迎大家补充啊。

【罗曼咕哒】遥不可及


   
    
    
   
    
  
Aw.0000paro
   
弃权:世界观不属于我,属于an
    
    
    
   
   
   

一边哼唱着最喜欢的歌一边套上白大褂,整理一下有些凌乱的发梢,咖啡的温度刚刚好。
与人工生命体失去联系的第十天,罗曼博士照常检查实验数据。
“喂,罗玛尼,”达芬奇道,“你还在执着啊,明明已经——”
“还有希望的,”罗曼回眸笑道,“我以前总是和她说啊,‘希望永远都在’。”
罗曼坐在案上,像个孩子一样摇晃着双腿:“立香她第一次醒过来时一边惊讶一边喊错我的名字的样子我永远都忘不了呢。”
达芬奇道:“是啊,你还手把手教她怎么念你的名字。”
“她总是把重音读错。”
“这都是你的错,如果不是你把她的语言系统编错就不会发生这种事。”
罗曼反驳道:“如果不是你催我,我才不会犯这种低级错误啦!再者——她的制造程序中的任何一步,我都从未后悔过。”
“接通视频时我真的吓了一跳呢,”达芬奇摸着下巴,回忆道:“她就像是和人类根本没有区别一样,只是一个被派出去做任务的普普通通的少女一样。”
“可是这位‘少女’完成了一项伟大的任务,尽管她不能在史书中留下一字,我依旧为她骄傲。
“雷昂纳多,我不是个称职的研究者,也不是个称职的创造者。”
达芬奇叹息着补充道:“比这些更重要的是——你是不是个称职的恋人。”
          
    
    
与人工生命体失去联系的第三十二天,罗曼已经尽他所能地记录了一切目前为止能够接收到的信号,达芬奇不止一次看见罗曼空洞地看着那些数据,麻木地寻找着不可能出现的代码。
达芬奇想要安慰他些什么,可是如今被称作“万能之人”的她只能安静地等待,等待着那遥远的地方的一丝微弱的信号。
“雷昂纳多,有些话我从未说过,但我相信你能够意识到。”罗曼疲惫的声音唤回了达芬奇打算离去的脚步,“那些让我制作立香的家伙是你拦在门外的我都清楚。
“他们为何而来,如果是你的话应该很容易就能想到……”
罗曼的声音愈发微弱,达芬奇索性接着他道:“赋予人造人情感,那可是神明才拥有的能力,身为创造者的你应该早就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
达芬奇摇了摇头,继续道:“恐怕那时,你早就已经彻头彻尾地爱上她了吧,罗玛尼?”
抬起头来,刚刚还在与她应答的男人早就已经趴在案上,睡得不省人事。
“好好睡吧,罗玛尼,你所期待的那个【明天】也许就在明天呢~”
   
    
与人工生命体失去联系的第一百零二天,罗玛尼·阿基曼拒绝了所有的邀请。
没人知道这个时常面带微笑的博士为何突然变得如此怪癖。
有人说他曾经偷偷溜进工作室,看见博士痴傻地看着一个通讯器,口中不住念叨着一个陌生的名字。
“知道那台他父亲送给他的电脑吗?就是怎么都不肯借出去的那台,已经被糟蹋得不成样子了,换成我,我可不敢拿自己的电脑冒险。”
后来呢?自然是被发现然后赶了出去。
“博士就像变了一个人。”他最后总结道,“赶你们出去的那个人工生命体叫什么——盖提亚?你们说他很可怕,那你们一定没看见过罗曼博士回头看我的眼神,简直——就像恶鬼一样。”
     
    
与人工生命体失去联系的第三百一十天,罗玛尼·阿基曼病倒的第一天。
盖提亚看着那位揉着太阳穴的创造者大人竟有些无可奈何。
盖提亚还记得自己睁开双眼的那一瞬,他看见他的创造者难以言语的激动,那个人亲自给他取了名字,亲自交给他世间的一切。那个人视他为【人】。
盖提亚是那个人的第一个人工生命体,自此之后,盖提亚再也没有见过那个人亲自授予人工生命体智慧,直到——
“决定了!就叫你立香!藤丸立香!”
盖提亚从未见过他的创造者这般模样,这不是他的第一个女性人工生命体,不是最美丽的,也不是最成功的,可是他就是为她欢呼雀跃。
甚至在后来,马修诞生了。
同样是为了藤丸立香,创造了一个能够陪伴她的“妹妹”。
也许是人工生命体之间的感应,有一次立香在和那个人通讯时盖提亚清楚地感受到了一颗不属于他的心脏在疯狂跳动着。他第一次关注了那个被独占的屏幕,少女眼底的慌乱也许能够躲过陷入热恋的男人,但逃不出无心的人工生命体的注视。
   
   
与人工生命体失去联系的第三百一十四天,罗玛尼·阿基曼博士病倒的第四天。
“喂?”罗曼接通了电话。
“罗玛尼——!!!”
当博士不知所措地看着满屏的代码,深知那远方的少女已经虚弱到无力开口。
来自天空的信号机械地重复着,向来沉着的罗曼今日激动得连笔都握不住,那双曾被立香夸赞如湖水般的绿色眼眸在泪水的浸泡下越睁越大。
罗曼在数台设备间兜转,工作室“叮叮当当”就像施工现场,达芬奇只好集中全部精神才能听清疯狂的博士口中的呢喃:“一会儿就好,等等我,立香!”
信号的传输早就已经停止,罗曼跪坐在连接了不知多少台仪器的电脑前,泪水终于不受控制地涌出,这个在自己学业领域中万人之上的男人如今却像个孩子一样抱头痛哭。
代码构成数字,数字又转化为音频。
那支离破碎的声音用最轻柔的语调重复着——
【kiminokotoga daisukidesu(最喜欢你了)】
    
  
—Fin—

  
背景大概就是罗曼先造出了给给创造了一个新的时代,以后的人工生命体完全就是造着玩的。后来因为某个任务罗曼特意做了个立香出来,最开始确实是对她没有感情的,但是因为时间紧迫而犯了个小错误让立香不能好好说话。盖提亚是发现了的,但是为了罗曼他没有出言提醒。立香醒过来时已经身在飞船上了,罗曼为了任务的圆满完成亲自教授立香语言,随后日久生情。立香是唯一一个拥有感情的生命体,也许是罗曼误打误撞赐予她的,也许是神明降下的奇迹。

【晨曦社社文】第十三号禁区⑶

    
  
外人慎入
   
   
  
真的不吓人!!!!!
   
   
  
我不相信没有一个人看懂时间线!!!!!

   
   
   
   
   
   
    
第三章  天使还是恶魔
     
       
   
   
   
(一)
无论哪个国家、哪个学校的学生都不会喜欢转校生。
而我就是一个转校生。
在政府向西部发出最后通牒后用于某些原因我们一家最近才从东部搬来到西部——我本以为抵达中部父母就会安顿下来,可没想到他们带着我直抵最为安全以至于从未有流浪者出现的西部。
我来到这所学校已有半年之久,称得上“熟人”的寥寥无几,却有一人是例外。
白梦轩,我的死党。
换做是半年前的我无论如何也不会相信这个红头发的花花公子如今会成为我无话不谈的朋友。
他很喜欢给我讲一些奇怪的故事,神龟妖狐,魑魅魍魉。据他所说他来自一个古老家族的分支,不过看他平时的言谈举止这话的可信度不高。
“我想去东部,你一起来吗?”
我当然不想回去那个鬼地方,永远不想。
“真不敢相信我真的跟你过来了!还是逃学!我从没听说过逃学逃到东部都市传说的领地!”
“冷静点,”白梦轩轻浮的语调让我十分不满,“这里不属于第十三号禁区记得吗?”
“你还想进禁区?!”我几乎是吼道。
“不,我只是在边境逛逛,我们会在天黑之前回去,我保证。”说这话时白梦轩特意收起了笑容以便让他看起来值得相信。
“天黑之前回去?”我指着他重复了一遍。
“天黑之前。”白梦轩肯定道。
  
   
  
   
(二)
这栋楼就像是鬼屋——不,比鬼屋更恐怖。
从走廊的墙壁来看这里没荒废太久,我停留在阳光能够触及的地方不敢迈出一步,在白梦轩即将要消失在走廊尽头的时候,我追了出去。
“没想到你胆子这么小。”白梦轩似乎早就料到我不敢一人独处。
白梦轩又开始讲述他那个莫名其妙的故事,这一次我忍不住打断他:
“你根本不是来自那个什么家族对吗?世界上根本不会存在这样的家族!”
对于我的无礼,他只是一笑了之,又开始谈学校的哪个美女干了什么,哪个新入学的学妹还没有男友,听着这些“正常”的聊天内容,我只当他以前说的是开玩笑。
“信不信由你决定。”
他只是说道。
电梯还可以启动,门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在走廊中回响着,令人心慌。
电梯里有一个人,低着头,只是站在那里。
白梦轩自顾自地走进电梯,就像没看见角落里的人一样回头对我说:“还等什么呢?快进来。”
“这电梯年久失修,要不走楼梯吧?”我试图阻拦他,我刻意将视线远离某个角落,但好奇心促使着我不由自主地往哪个方向瞥。
终于,白梦轩也往哪个方向看去,却只是什么都没看见一样地问我:“你在看什么呢?”
  
电梯直达楼顶,我特意现在一个刚好可以看到陌生人的地方,他依旧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白梦轩无休止地说着他的不知第几任女友,全然不知我全身已经被冷汗浸透。
    
   
   
  
(三)
【不——别去。】
我的脚已经踏出了电梯,悬在半空。
【停下,别出去。】
那个声音来自背后,电梯的一角。
“喂,你干什么呢?”
我一定是面无血色了,不然白梦轩一定不会露出那样惊讶的神色。
“不,没什么。”我闭上眼,装作什么都没发生过的样子。
我走出电梯,那一瞬间我听见了一声来自身后的叹息。
站在大楼的顶部,我感受不到一点空气的流动,我看见白梦轩一动不动,瞳孔剧烈收缩着,额头上冒出的冷汗顺着脸颊流下,直至滴落在地。
“苍瞳。”
白梦轩将牙齿磨得咯吱作响,我能听清那个名字,我也知道那是什么。
——半年前墨廉栖报道中的那个喜欢收集人类武器的都市传说。
我看不清白梦轩是如何行动的,我只是知道在那拥有巨大双翼的生物出现在我视野里的时候,白梦轩已经挡在我的面前。
白梦轩高举右手,在更前面,两只白得没有一根杂毛的狐狸一般的生物对苍瞳嘶吼着。
现在我知道为什么白梦轩每次给我讲完他的“故事”后都会露出微妙的表情了。
因为他所说的句句属实。
如果不是我被向右边拉了一下我可能都忘记了电梯里的陌生人。
“顾子西你要对他干什么——!”白梦轩后知后觉地想要拉住我,可惜为时已晚。
【我曾试着阻止过你,可是现在你都知道了,所以我不会再放你回去。】
【你逃不掉的。】
子弹穿过我的肩膀、腿骨、胸口,那个人离我越来越远,而实际上他根本没有移动半步——是我自己在随着那冲击不断后退。
于是我掉下去了,在属于他的大楼的顶部,跌向深渊。
我看见白梦轩迟来地趴在我跌落的位置,我可以看清他眼中的懊悔,也可以听见他抓住那个人后的质问。
随后,世界安静了。
 
 
----------
领孩子了领孩子了,白梦轩和顾子西该领走的都令走了!
关于苍瞳,我一直很喜欢这个人设,但我不想说有关她的创造者的任何事。
她总让我想起laughing Jack,同时也和lj一样,苍瞳本身是无辜的不是吗?
关于每一篇文章中的【我】,【我】只是一个叙述者,一个文章的旁观者,是在我把文章大纲定下来后心血来潮而确定的一个叙述角度。文章里会透露【我】是谁,是干什么的,但不会过多的讲述关于【我】的故事而压过主角。每一章的【我】可能相同可能不同,都要视上一章【我】的结局而定。
禁区不是故事集,不是故事集,不是故事集。
禁区有时间线,有时间线,真的有时间线。
虽然有点难找('~';)
这章我不知道能不能看懂,不过大概下一章或者再下一章就会理一下线路,就应该没问题了。
   
   
@湖未鸢  @晴子-瓶颈期渡劫  @咸鱼干  @更深奥的谜题  @付三水青  @敛衣覆衾  @一棹青山冷  @Arkey_恒星基  @期年不悔  @葬爱土豆xi×

传说有言,所罗门王持有万能之指环,然而却只能使用一次,而后,便以自己的意识将指环归还于天。
至此,再无需向全能的神委以命运,人类得以宣告,以人类自己的意识生存的时代,终于到来。

沉迷红色lancer

【罗曼咕哒】醒醒你可是条龙啊


   
   
  
童话paro
  
   
   
   
0.0
【我的佳偶,你甚美丽,你甚美丽,你的眼好像鸽子眼。 】
【我的佳偶,我的美人,起来,与我同去。 】
【我的鸽子阿,你在磐石穴中,在陡岩的隐秘处。求你容我得见你的面貌,得听你的声音。因为你的声音柔和,你的面貌秀美。】
【我的妹子,我的佳偶,我的鸽子,我的完全人。】
【我妹子,我新妇,你夺了我的心。】
      
    
1.0
下达寻找公主的命令已有一年余载,在此期间国王没有收到任何关于公主踪迹哪怕一星半点的消息。
只是有一日,一个侍卫慌慌张张地跑上殿来,不顾大臣们越来越黑的脸,跪在王座下颤声道:“陛下,大喜!有公主的消息了!”
“公主在哪?”国王几乎立刻起身,抓着侍卫的领口问道。
“据说是被北方森林中的恶龙捉去了。陛下,上报之人就在殿外等候,您大可亲自询问。”
   
   
1.1   
上殿之人步履矫健而不失优雅,面露笑容却自带威严。鞋跟敲击在大理石的地砖上一下又一下,敲击在每一个人沉闷的呼吸声中。
不知名的贵族单手制止了国王即将脱口而出的询问,似乎是向门外的什么人打了个手势,就见国王日思夜想的公主跟随他的脚步上殿,将纤纤玉手交付在温暖干燥的掌中。
   
  
1.2   
立香公主与来自异乡的阿基曼伯爵的婚事传遍了全国,“郎才女貌”之言纷纷,也有不少传宫中,公主少出闺房不知此事,而身为当事人的罗玛尼·阿基曼也面不红心不跳,甚至连“一笑而过”也省略了。自然而然地,伯爵给仆人们留下了严肃古板的印象,只是有好几次,他们看见伯爵和公主在一起时流露出的那一抹发自心底的微笑。
王城的人喜称罗玛尼·阿基曼为“罗曼伯爵”,是为简称,也有些浪漫的意味。
「伯爵待公主真是好呢。」
「这下公主也找了个好的依靠。」
「国王终于可以放心将公主托付出去了。」
「看罗曼伯爵文绉绉的样子没想到却是个能斩杀恶龙的人呢!」
此类言论已成茶前饭后的闲侃。
“马修啊,”立香几乎将整张脸都贴到窗上,根本无法掩饰心中的狂喜,“还有两天,还有两天!”
“是啊,还有两天,到时候陛下一定会举国欢庆!”
“举国欢庆什么的——太夸张了吧?”
马修是大将军兰斯洛特的独女,也是立香的义妹,立香的想法她再清楚不过。
“罗曼伯爵一定会喜欢这个婚礼的。”
“罗曼?”
“您回来后就甚少像从前那样偷偷外出游玩也不怪您不知道,这是大家对阿奇曼伯爵的称呼。”
“那个马修啊,‘大家’是指……?”
“就是姐姐您想的那个‘大家’——所有人。”
“姐姐您吃醋了吗?”
“姐姐您身上有杀气。”
“姐姐您需要冷静一下。”
    
“喂,罗玛尼!”
正在为婚礼而苦恼的异国伯爵早早就发现了提着裙子一脸怒气向这边小跑而来的公主殿下。
“‘罗曼’是——怎么回事啊!”
立香看着罗玛尼一副受了惊吓又不知所措的样子却怎么也生不起气来。
“什么‘罗曼’啊,又不是我让他们这么叫的。。。qwq”
罗玛尼将立香揽入怀中,将脸埋在如阳光般的橙红色发间,用只有他们两个人可以听到的声音道:“这世间还没有第二个人能值得我费尽心思去欺骗人类的君王。”
   
   
1.3
将手放入爱人掌中,深情望着那湖水般绿色的眼眸。
“我的佳偶,你甚美丽。”
他轻声呢喃,又似吟唱古老的歌谣。
用无人能懂的语言诉说着一生的誓言,用只有爱人能够明白的目光传达着压抑已久的心意。
“立香,我——”
龙吟来自云霄之上,刺痛着每个人的耳膜。
“龙——!”
“恶龙来袭!护驾!”
“公主!公主殿下!”
鲜花被踩的零碎不堪,落满白鸽羽毛的红地毯的尽头,藤丸立香无神地看着她被破坏的婚礼。
   
   
2.1
「为什么是我?」
所罗门用一种瘫在王座上的姿态迎接两位故友。
「我们俩都是有家事的啊。」
梅林那种丝毫不掩饰炫耀意思的口吻让所罗门极度不爽。
「得了吧,你看看吉尔伽美什那个样,身上全都是窟窿眼,我可不想抓回来个一天到晚拿天之锁捅我的女人。」
「你这混蛋对我家美丽可爱又贤良的夫人有意见吗!」
「没意见没意见。」所罗门撑着额头,努力让自己在这两位对自己知根知底的故友面前表现出威严的样子,好让他们放弃这可笑的念头。
「我看隔壁王国的那个公主就挺好的。」梅林道。
「你真是唯恐天下不乱,龙王现世,必招大祸啊。」所罗门还在挣扎。
「谁让你跑到大街上喊“我是龙王”了啊?你可以……」
    
    
2.2
「吉尔伽美什,所罗门真的带回来了个公主?」
吉尔伽美什靠在树下,回应道:「你看看他那个样子,一分钟看不见他那个公主就要毁灭世界一样,还能有假?」
「想不到伟大的所罗门王还有这种属性,对了,他刚才跟你说什么来着?」
「那个蠢货说他要娶公主,明媒正娶。」
城堡大门被强大的气流撞开,梅林大步来到龙王面前。
「明媒正娶?你还没睡醒吧?你知不知道一旦被发现会有什么后果!」
   
   
3.0
史料记载,【公历X98年5月7日,罗玛尼·阿基曼伯爵与藤丸立香公主的大喜之日。】
【公历X98年5月7日,恶龙突袭王城,异国伯爵罗玛尼·阿基曼挺身相助,幸无一人伤亡。】
三大龙王有二来到这国家王城的上空,盘旋着,长吟着。
罗玛尼心领神会,国王对他的质疑早已不是一日两日,两位故友在此时现世也正是因此。
   
     
3.1
那一日,公主出嫁举国欢庆。
那一日,所有人都看见了王城上空盘旋着的那巨大的恶龙。
那一日,异国的伯爵英勇击退恶龙。
那一日,国王陛下大喜,追封罗玛尼·阿基曼为本国公爵。
那一日,公主看见爱人不顾赃乱的婚礼殿堂,单膝跪在破烂的红地毯上,对她说:
“立香,你愿意嫁给我吗?”
 
 
 
 
—Fin—
   

突然想画监狱塔。。

快开学了作业还没写

成图下辈子